• 宁乡宝贝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 >> 玫瑰之约 >> 正文

    又是谷子成熟的时节,看故乡的父老与鸟雀们斗智斗勇

    发表时间:2020-01-03 信息来源:www.nxbb.com 浏览次数:1831

     

      原标题:又是谷子成熟的时节,看故乡的父老与鸟雀们斗智斗勇

      有句鼓舞士气的豪语:小米加步枪,开创新中国。小米,色黄,得艮土之气较多,功效补养脾胃,常食能防衰老,治失眠,补虚损。过去小米粥在民间被称“人参汤”与“保命饭”,就连女人生完小孩坐月子期间,都一直被推崇为“第一养生粥”。小米虽营养味美,但关于种植、看管、采收发生的那些故事你还知道多少?

      

      魏明青|文

      丰收在望的稻谷地里

      

      暗藏窥伺已久的“猎手”

      每年农历七月中旬之后,直到中秋节的左右,在我的家乡正是谷子抽完穗后,日渐丰盈饱满,继而成熟泛黄的时节。

      忙碌了几个月的农人们,本应沉浸在稻谷香里喜丰年的愉悦之中。然而,我家乡的那些农人们,每年此时却是最烦心的时段。

      我的家乡周边是几个相连的山村,大地块屈指可数,从山脚下到山顶的沟沟壑壑坡坡岭岭,都是先辈们改良修筑的那种不太规律的梯田。

      在采收之前的时日,那层层叠叠的梯田上,即将成熟丰硕的谷子玉米大豆等农作物,逐渐由墨绿色变为金黄,也形成一道道秀丽而壮观的风景线。

      

      谷子再有一个多时节就要完全成熟了,但这时已是危机四伏,早被鸟雀们惦记着成了猎食的目标。

      也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鸟雀越聚越多,其中不乏山鸡、喜鹊、鹧鸪、乌鸦、麻雀、还有一些不太常见的鸟雀等等。

      这帮鸟雀中麻雀是规模最为庞大的,也是灵气十足胆量最肥的;这一帮帮一群群的麻雀,像是有组织有分工似的,一大帮呼朋唤友,成群结队地团伙“作案”。

      就这样呼啦呼啦地汇合聚集。它们挥舞着羽翼,飞向一块又一块的谷田,敞开胃口尽情地啄食鲜美的谷粒,可称上是吃“霸王餐”。

      鸟雀们也不知怜悯农人粒粒皆辛苦的不易,所到之处那些较早熟的谷穗几乎无一幸免。

      从春季的播种,历经了择苗,定苗,施肥,锄草等若干个环节后,丰收在望的时节,却要上谷田里与鸟雀们斗智斗勇。

      驱散鸟雀,便成为乡亲们最头疼的难题。

      这个难题似乎就像天道循环一样无穷无尽,从我几岁记事起至我已至不惑之年,从未间断过,犹如猫与耗子的较量。

      

      活灵活现,手舞足蹈的稻草人

      最简单的驱鸟方法之一,也是流传最广的扎稻草人来恐吓。

      在田间用树枝插入泥土之中,用秸秆在树枝上捆绑成人的模样,将一些旧衣衫套在稻草人上,山风吹来的时候,这些稻草人会长袖摇曳,手舞足蹈。

      有的更是生动形象,给稻草人绑扎上了仿真的长发,戴上礼帽或草帽,挎着小肩包,身上挂上小铃铛,在山风中舞摆着叮当作响。如此这般的栩栩如生,有时让人也觉得以假乱真。

      

      地块较大的要多扎上几个,有的梯田间会有数个神态迥异的稻草人,而且稻草人之间,用一些会闪亮发光的绳带相互牵连,发光的绳带在风中呼啦做响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颇有创意,对鸟雀有震摄之效。

      让人远看那场景好似数人在一起配合着什么劳作,又或做着什么活泼的游戏,一副副令人有着诸多遐想的生动场景。

      然而如此煞费苦心的设计制作,有时也会对这些调皮捣蛋的鸟雀失去效果,或许是社会发展人的情智高了,飞禽走兽的情智也在与时俱进,似乎更加胆大妄为。倒逼着憨憨的老农们想出更多的妙招应对。

      

      升级版的智斗

      各类驱鸟方法悉数登场

      有几年麻雀最猖獗的时候,农人们也不断调整与改进,联合起来集中在几个大片的区域种谷子,这样到了谷子的成熟期,每户派人轮流值班站岗巡逻。

      在毒辣的日头下,从早到晚地穿梭一层层的梯田间,对着谷穗丛中的麻雀们放声大吼飚着高音,一天到晚声嘶力竭,口干舌燥的嗓门似要冒出火来。

      有的胸前挎装上沙土石子的小包,看到鸟雀多的地方抓上一把,用力地撒向那些贪吃的精灵,麻雀们有时也是饥不择食,这块田间赶跑了,飞向稍远的谷地又一阵的疯啄狂抢;有的农人买了或借来响锣,对较远的鸟雀掷扔沙石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只能用力地敲响几下铜锣来震摄,R——R——R地在山谷里回响,空旷的山谷也增添了几分诡异与风趣……

      

      最极端的,有几年麻雀铺天盖地袭来,大有遮天蔽日之壮观,一派攻城掠地冲锋陷阵的豪气。

      什么稻草人的舞动响铃,什么掷扔沙土石子,什么敲铜锣震耳欲聋的声响,或带上唱戏机放一些嚣闹的音乐,对于那些饥饿又贪吃的麻雀统统效果甚微。

      更典型的时候在同一块谷田间,竟与驱逐的农人们捉迷藏般地打着游击,那成群结队的麻雀阵势早已百炼成精,对这一个又一个不断升级的战术不屑一顾,对这一道又一道的阵法熟视无睹,横行霸道为所欲为。

      农人们啼笑皆非,整日为此疲于奔命,大有叫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懊恼与沮丧,有的甚至买来鞭炮,看到那些驱逐不散的顽劣分子,点上一段鞭炮用力甩出,在噼里啪啦的炸响声中,麻雀们才极不情愿地起身飞跃,又奔向下一块防守较弱的田间,继续下一场的狂欢盛宴……

      

      我曾听说过有的老太太为此上庙堂烧香拜佛,祈祷上天的诸神来管教一下,那些和自己无端争食,还不可教化的飞鸟;曾经也有的女人为此在精疲力尽后,无计可施时,看到尚未完全成熟的谷穗被鸟雀肆虐的残状,着急地抹过眼泪;但她们又在瞬间将泪水和着心头的不快抹个精光,禁不住地又笑出声来,几分的无奈,几分的艰辛,几分顺其自然后的淡然释怀。

      

      农人与大自然的言和

      我常听到乡邻们相互打趣安抚,说鸟雀们没有种地的能力,给它们点粮食吃也算无意中的行善了。

      既然老天让它们存在,咱们就顺从天意,鸟儿们从遥远的地方飞来,拖家带口地迁徙到这里,即来之则安之……

      其实也有人想过用一些巨毒农药来毒杀;用电瓶带上电网来电击灼伤与恐吓;用那密集的粘鸟网来诱捕,飞鸟一经粘上网必定会伤残致死,那些既方便又高效的方法。

      只是很容易赶尽杀绝,有些残忍与血腥,那样又是反人性天理,会遭大自然的报应与惩罚。

      

      老农们心中也最为明白,家乡的四季里有不同的风景,田野上岁岁年年都会有耕种与忙收,五谷的丰登与四季的风情,总是伴着百鸟自由的穿梭飞舞,与叽叽喳喳的欢快鸣唱。

      自己的祖祖辈辈一代又一代,都是在这样简单而又和谐的自然场景中传承了过来,也还是希望以后的子孙后代,依然能够与之和睦相处,一如即往地对自然界的生灵万物,心怀应有的敬畏,和有所为与有所不为的底线良知。

      每年的那个时节,故乡依旧在上演人雀大战,但是善良的农人们,依然在用着最温和的方式与战术,来保护自己的劳动成果,也依然有可笑又可爱的人雀之战的故事,在一年又一年无限的延续上演着,如果可能将是永不落幕……

      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      作者简介

      魏明青,河南省林州市人,自由职业者,爱好写作,音乐,旅行。曾在报纸与网络发表个人作品。

      推荐阅读

      河南的鸟人天堂

      黄河湿地里的鸟类精灵,你见过几种

      豫记·甄选河南好物

      在微信中搜索salome1203,添加小秘书微信

      进入“豫记·河南好物群”,获取更多豫地风物。

      (添加时请备注“豫地风物”)

      ? THE END

      

      欢 迎 投 稿

      邮箱

     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

     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:salome1203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  责任编辑:

      来源:豫记

      原标题:又是谷子成熟的时节,看故乡的父老与鸟雀们斗智斗勇

      有句鼓舞士气的豪语:小米加步枪,开创新中国。小米,色黄,得艮土之气较多,功效补养脾胃,常食能防衰老,治失眠,补虚损。过去小米粥在民间被称“人参汤”与“保命饭”,就连女人生完小孩坐月子期间,都一直被推崇为“第一养生粥”。小米虽营养味美,但关于种植、看管、采收发生的那些故事你还知道多少?

      

      魏明青|文

      丰收在望的稻谷地里

      

      暗藏窥伺已久的“猎手”

      每年农历七月中旬之后,直到中秋节的左右,在我的家乡正是谷子抽完穗后,日渐丰盈饱满,继而成熟泛黄的时节。

      忙碌了几个月的农人们,本应沉浸在稻谷香里喜丰年的愉悦之中。然而,我家乡的那些农人们,每年此时却是最烦心的时段。

      我的家乡周边是几个相连的山村,大地块屈指可数,从山脚下到山顶的沟沟壑壑坡坡岭岭,都是先辈们改良修筑的那种不太规律的梯田。

      在采收之前的时日,那层层叠叠的梯田上,即将成熟丰硕的谷子玉米大豆等农作物,逐渐由墨绿色变为金黄,也形成一道道秀丽而壮观的风景线。

      

      谷子再有一个多时节就要完全成熟了,但这时已是危机四伏,早被鸟雀们惦记着成了猎食的目标。

      也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鸟雀越聚越多,其中不乏山鸡、喜鹊、鹧鸪、乌鸦、麻雀、还有一些不太常见的鸟雀等等。

      这帮鸟雀中麻雀是规模最为庞大的,也是灵气十足胆量最肥的;这一帮帮一群群的麻雀,像是有组织有分工似的,一大帮呼朋唤友,成群结队地团伙“作案”。

      就这样呼啦呼啦地汇合聚集。它们挥舞着羽翼,飞向一块又一块的谷田,敞开胃口尽情地啄食鲜美的谷粒,可称上是吃“霸王餐”。

      鸟雀们也不知怜悯农人粒粒皆辛苦的不易,所到之处那些较早熟的谷穗几乎无一幸免。

      从春季的播种,历经了择苗,定苗,施肥,锄草等若干个环节后,丰收在望的时节,却要上谷田里与鸟雀们斗智斗勇。

      驱散鸟雀,便成为乡亲们最头疼的难题。

      这个难题似乎就像天道循环一样无穷无尽,从我几岁记事起至我已至不惑之年,从未间断过,犹如猫与耗子的较量。

      

      活灵活现,手舞足蹈的稻草人

      最简单的驱鸟方法之一,也是流传最广的扎稻草人来恐吓。

      在田间用树枝插入泥土之中,用秸秆在树枝上捆绑成人的模样,将一些旧衣衫套在稻草人上,山风吹来的时候,这些稻草人会长袖摇曳,手舞足蹈。

      有的更是生动形象,给稻草人绑扎上了仿真的长发,戴上礼帽或草帽,挎着小肩包,身上挂上小铃铛,在山风中舞摆着叮当作响。如此这般的栩栩如生,有时让人也觉得以假乱真。

      

      地块较大的要多扎上几个,有的梯田间会有数个神态迥异的稻草人,而且稻草人之间,用一些会闪亮发光的绳带相互牵连,发光的绳带在风中呼啦做响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颇有创意,对鸟雀有震摄之效。

      让人远看那场景好似数人在一起配合着什么劳作,又或做着什么活泼的游戏,一副副令人有着诸多遐想的生动场景。

      然而如此煞费苦心的设计制作,有时也会对这些调皮捣蛋的鸟雀失去效果,或许是社会发展人的情智高了,飞禽走兽的情智也在与时俱进,似乎更加胆大妄为。倒逼着憨憨的老农们想出更多的妙招应对。

      

      升级版的智斗

      各类驱鸟方法悉数登场

      有几年麻雀最猖獗的时候,农人们也不断调整与改进,联合起来集中在几个大片的区域种谷子,这样到了谷子的成熟期,每户派人轮流值班站岗巡逻。

      在毒辣的日头下,从早到晚地穿梭一层层的梯田间,对着谷穗丛中的麻雀们放声大吼飚着高音,一天到晚声嘶力竭,口干舌燥的嗓门似要冒出火来。

      有的胸前挎装上沙土石子的小包,看到鸟雀多的地方抓上一把,用力地撒向那些贪吃的精灵,麻雀们有时也是饥不择食,这块田间赶跑了,飞向稍远的谷地又一阵的疯啄狂抢;有的农人买了或借来响锣,对较远的鸟雀掷扔沙石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只能用力地敲响几下铜锣来震摄,R——R——R地在山谷里回响,空旷的山谷也增添了几分诡异与风趣……

      

      最极端的,有几年麻雀铺天盖地袭来,大有遮天蔽日之壮观,一派攻城掠地冲锋陷阵的豪气。

      什么稻草人的舞动响铃,什么掷扔沙土石子,什么敲铜锣震耳欲聋的声响,或带上唱戏机放一些嚣闹的音乐,对于那些饥饿又贪吃的麻雀统统效果甚微。

      更典型的时候在同一块谷田间,竟与驱逐的农人们捉迷藏般地打着游击,那成群结队的麻雀阵势早已百炼成精,对这一个又一个不断升级的战术不屑一顾,对这一道又一道的阵法熟视无睹,横行霸道为所欲为。

      农人们啼笑皆非,整日为此疲于奔命,大有叫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懊恼与沮丧,有的甚至买来鞭炮,看到那些驱逐不散的顽劣分子,点上一段鞭炮用力甩出,在噼里啪啦的炸响声中,麻雀们才极不情愿地起身飞跃,又奔向下一块防守较弱的田间,继续下一场的狂欢盛宴……

      

      我曾听说过有的老太太为此上庙堂烧香拜佛,祈祷上天的诸神来管教一下,那些和自己无端争食,还不可教化的飞鸟;曾经也有的女人为此在精疲力尽后,无计可施时,看到尚未完全成熟的谷穗被鸟雀肆虐的残状,着急地抹过眼泪;但她们又在瞬间将泪水和着心头的不快抹个精光,禁不住地又笑出声来,几分的无奈,几分的艰辛,几分顺其自然后的淡然释怀。

      

      农人与大自然的言和

      我常听到乡邻们相互打趣安抚,说鸟雀们没有种地的能力,给它们点粮食吃也算无意中的行善了。

      既然老天让它们存在,咱们就顺从天意,鸟儿们从遥远的地方飞来,拖家带口地迁徙到这里,即来之则安之……

      其实也有人想过用一些巨毒农药来毒杀;用电瓶带上电网来电击灼伤与恐吓;用那密集的粘鸟网来诱捕,飞鸟一经粘上网必定会伤残致死,那些既方便又高效的方法。

      只是很容易赶尽杀绝,有些残忍与血腥,那样又是反人性天理,会遭大自然的报应与惩罚。

      

      老农们心中也最为明白,家乡的四季里有不同的风景,田野上岁岁年年都会有耕种与忙收,五谷的丰登与四季的风情,总是伴着百鸟自由的穿梭飞舞,与叽叽喳喳的欢快鸣唱。

      自己的祖祖辈辈一代又一代,都是在这样简单而又和谐的自然场景中传承了过来,也还是希望以后的子孙后代,依然能够与之和睦相处,一如即往地对自然界的生灵万物,心怀应有的敬畏,和有所为与有所不为的底线良知。

      每年的那个时节,故乡依旧在上演人雀大战,但是善良的农人们,依然在用着最温和的方式与战术,来保护自己的劳动成果,也依然有可笑又可爱的人雀之战的故事,在一年又一年无限的延续上演着,如果可能将是永不落幕……

      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      作者简介

      魏明青,河南省林州市人,自由职业者,爱好写作,音乐,旅行。曾在报纸与网络发表个人作品。

      推荐阅读

      河南的鸟人天堂

      黄河湿地里的鸟类精灵,你见过几种

      豫记·甄选河南好物

      在微信中搜索salome1203,添加小秘书微信

      进入“豫记·河南好物群”,获取更多豫地风物。

      (添加时请备注“豫地风物”)

      ? THE END

      

      欢 迎 投 稿

      邮箱

      豫记系头条号签约作者

     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:salome1203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  责任编辑:

    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    鸟雀

      农人

      稻草人

      麻雀

      谷子

      阅读 ()

    达到当天最大量
  • 热门标签

  • 日期归档

  • 友情链接:

    宁乡宝贝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3269号-4
    www.nxbb.com . All Rights Reserved 东莞网站建设 | 网站地图